欢迎访问:久线大香蕉在线播放-搜索大香蕉伊在钱-大香蕉久草绿色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女市长重生双乳

女市长重生双乳

电梯缓缓升向顶楼,我深深吸口气,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

  叮!电梯停在最顶一层。

  门缓缓向两边打来,两个歹徒如临大敌般端着枪,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的胸膛。

  「我来了。」我摊开双手,示意没有武器,「让别的人走。」歹徒在我身上拍拍摸摸,用两副手铐分别反剪铐住我的手肘和手腕,对他的首领点头示意。

  「好胆色,」歹徒首领拍拍手,「让他们走!」被挟持的人们从我身边走过,「徐市长,你要小心啊,他们没有人性。」我抬眼一看,「李大爷,害你受惊了。放心,他们跑不了!」目送大家安全离开,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下来。

  「市长在我们手里,看他们敢轻举妄动。」一个歹徒叫嚣道。

  「别做梦了,你们逃不掉的。」我轻蔑的看着他们。

  「贱女人,害了我们好多兄弟,我要将你扒皮抽筋!」「带回去,把这个贱婊子活活玩死!」

  「哼,我既然来了,就不怕你们哪些手段。」我身姿笔挺,目光坚定。

  两个歹徒夹着我的双臂,把我架到首领面前。

  啪!一记耳光,脸颊立刻火辣辣的疼痛,耳朵里嗡嗡直响,嘴里流了血。

  我怒视着歹徒首领,呸!和着血水,唾他脸上。

  啪!又一记耳光,我毫不退缩。

  呲啦一声,扯开我的衣服,露出了白玉般光洁的胸膛。

  铁钳般的手指捏住我受伤的乳头,使劲掐进伤口。

  剧疼,我强忍着,一声不出,怒目而视。

  「看你忍到什么时候?」手指加力,向外撕扯。

  银牙紧咬,眼睁睁看着两粒残破的乳头被越拉越远,挣脱铁钉时撕裂的伤口又再撕开,双手在背后攥紧拳头,指甲掐进肉里。

  波,波!两声轻响,两粒乳头被活生生撕扯下来。

  呃!头猛地后仰,咬紧的牙关也抑制不住发出低沉的惨呼。

  歹徒首领在我面前张开手掌,平日里视若珍宝的两粒乳头鲜血淋淋躺在那里,仿佛在为它们悲惨的命运哭泣。

  凶徒狞笑着,把扯下来的乳头掷在地上,抬起脚,坚硬的军用皮靴狠狠踩在上面。

  浑蛋!如果眼神能够杀人,他早已被我碎尸万段!

  我怒吼着,被两个歹徒死死压住。

  刚刚被扯掉乳头的乳房上两个窟窿鲜血直流,染红了雪白的胸腹。

  歹徒首领眼里露出疯狂,坚硬粗壮的手指从伤口破洞处插进去,直到乳房深处。

  我美目圆睁,将牙咬得咯咯直响。

  歹徒首领收回手指,上面沾满了从我乳房里带出来的鲜血,放进嘴里,把血舔掉。

  「禽兽!」我从牙关里蹦出两个字。

  「这是你杀死我们兄弟的代价!跪下!」

  休想!我挺直身体,任凭歹徒在我肩膀上狠命死压。

  怦怦,枪托重重砸在我腿弯处,终于撑不住了,扑通跪倒在坚硬的水泥体面上,一根木杠子压在膝盖后面,两个歹徒踩在上面,用全身的力量死命碾压。

  小腿骨压碎般剧痛难当,豆大的汗水淌下,我依然咬着牙挺着胸膛,一声不吭。

  歹徒首领解开裤子,掏出粗大大的阳物,对准我乳房的伤洞捅进去。

  我倒吸一口冷气,愤怒的挣扎,却被杠子压在地上,无法动弹。

  「只有这样的巨乳,才能提供真正的乳交啊!」娇嫩的乳房被粗大的阴茎捅入,撕裂般剧痛,每一次抽插,都直捅到胸骨上,带出来鲜红的乳肉。

  「太爽了,这样的感觉,无与伦比!」嗥叫中,一股浓浊的精液喷射在我的乳房里。拔出阴茎,鲜血和着白色的浓浆慢慢淌出来,流下我的胸腹。

  另几个歹徒见状,按耐不住,一个接着一个掏出他们的阳具,插进我的乳房。

  点燃的香烟插进乳房里,兹的熄灭,冒起一股青烟。

  「直升机来啦,快,我们走!」轰隆隆声中,一架直升机降落在外面平台上。

  最后一个人提起裤子,「等等我。」

  首领在前方挥手道,「快,把那女人带上。」

  两个歹徒架起我就要往外冲。决不能让你们跑了!顾不得腿上的巨痛,我身子一沉,那两个强壮的歹徒竟推我不动。

  气急败坏,对我拳打脚踢,我咬着牙,巍然不动。

  一个歹徒发了狠,「穿了你的奶子,看你不走!」锋利的铁爪抓住我的乳房,用力一收,三个尖锐的爪子插进入乳肉里,「走!」乳房被撕扯,我无法抗拒,被拉的踉跄前行。

  不能这样!我心里急的大喊,拼死也不能让你们逃走!

  借着拉力,身子微微一猫,纵身弹起,双腿在空中分开交错,死死的夹住一个歹徒的脖子,腰力一扭,把他摔到地上。小腿交叉,大腿发力,将他的脖子牢牢锁住,任凭背上,头上,肋部,腿上遭到疯狂的击打,决不放开。

  随着我拚尽全力绞杀那个歹徒,受伤的大腿根部剧痛难当,几乎能感觉到骨骼在碎裂,血水和尿液迸涌而出,染红了整个裤裆。

  咔嚓,一声轻响,歹徒的颈骨折断,身子软下来。

  我眼前阵阵发黑,两条健美长腿不由自主地痉挛。

  另一个歹徒红了眼,举起枪,对着我的头。

  我露出微笑,平静而从容,开枪吧!

  噗,一声轻响,歹徒眉心处多了一个红点,轰然倒下。

  砰,砰,砰,一阵急促短暂的枪响,装备精良的特警如天兵般出现在天台。

  来了!我们的人来了!不知不觉,泪水滚滚而下。

  战斗在三十秒钟内结束,歹徒们全部被击毙。

  「快,送徐市长去医院!」医护人员将我抬上担架,上了救护车。

  *********

  几个小时后,医院里。

  王欢和卓慧听到消息,立刻从魔都赶了回来。

  卓慧拉着我的手,泪流不停,「嫂子,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,吓死我了!」我吃力地抬起手摸着她柔软的秀发,「傻丫头,嫂子才不会死呢,你不是说嫂子是超强悍的女汉子吗?」

  王动眼眶红红的,「小薇,这次真得太危险了。」我握住他的大手,贴在脸庞上,温暖而有力。

  王欢声音哽咽,「嫂子,你受苦了。」

  「医生来了,大家让一下。」

  「大夫,我嫂子怎么样?」

  医生看看我,「经过初步的检查,徐市长主要是外部受伤比较严重,头部受到重击,三根肋骨骨折,另外阴部耻骨有三处碎裂,软组织严重挫伤,尤其是外阴和肛门破损十分严重。」

  王欢神情紧张问道,「能治好吗,大夫?」

  医生扶扶眼镜,「需要手术。」他顿一下,「另外,徐市长的乳头被外力强行扯掉,伤口创面复杂,又遭到奸淫,伤上加伤,比较严重。我们已经邀请了省城著名的李逸峰医生,他是最好的微创手术专家,由他为徐市长主刀。军方已经派专机去接李医生了,相信很快就赶到。」

  「谢谢你,大夫。」我感谢道。

  「好好休息,马上准备手术,徐市长!」医生走后,卓慧忧心忡忡道,「要是以后嫂子没了奶头,该怎么办呀?」

  王动安慰她道:「医生不是说做手术吗?能治好的。」「都没了还怎么治啊,要不我分你一个,嫂子。」我好气又好笑,「奶头哪有分给别人的?」

  「那你没奶头了,多难看啊。」

  王动拉着我的手,笑道:「不管有没有奶头,徐薇都是我的漂亮老婆。」我心里感动,家人的感觉真好。

  王欢道:「嫂子,你的英勇事迹我们都看到了,电视一直在直播。」想起来了,歹徒要求直播他们所谓圣战,最后落了个被全部击毙的下场。

  「网上的评论都疯了。」王欢拿着个平板电脑,「我给你们念几条啊。」「神勇G奶女市长大战恐怖分子。」

  「巨乳市长奶头被拔,英勇不屈。」

  「性感女市长裆部遭歹徒猛踢,小便失禁。」

  「说起来那个被徐市长夹死的歹徒死得最香艳,被两条大美腿夹死也值了!」「楼上兄弟重口味啊,徐市长裤裆里又是尿又是血,熏都熏死了。」……

  ……

  「好了,」我笑着制止他,「都什么乱七八糟。」「嫂子,你现在是市民心中了不起的女英雄。你知道吗,医院外面现在有上千人,他们想看看他们的美丽市长,为你祈祷平安。」我一听急了,「快告诉他们,我没事的,让他们回去吧,」王动道:「杨秘书还有医院方面,正在向他们说明你的情况,另外,电视台也向全市转播,你的治疗情况全市人会立刻知道的。」说完,打开墙上的液晶电视。

  屏幕上,闻副市长正在医院小型会议室会见媒体。

  「这是一次有组织,有预谋的恐怖袭击事件,不幸的是,我们的情报工作出了漏洞,事先完全没有得到消息,因此安保几乎没有防范。」闻副市长语气沉重说道。

  「这些恐怖分子是国际上恶名卓著的危险人物,曾经在多个国家策划实施了数起恐怖袭击,造成了上百名无辜平民的伤亡。这次大举潜入我市,目的是抢夺超级电池晶元,并扩大他们的宗教影响力。」

  「就是这种情况,极有可能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。然而恐怖行动彻底失败了,恐怖分子被全部击毙。我们方面有八人受伤,其中两人伤势较重,但没有生命危险。之所以成功化解这位危机,主要是我们的市委市政府领导指挥得当,警方反应迅速,另外,最重要的事,市长徐薇同志起到了力挽狂澜的关键作用。」「事发之时,徐薇同志正在研发中心大楼考察指导工作。事发后,徐薇同志冷静应对,迅速安排在地下室的人员安全撤离,自己却返回与敌人对抗,为大家撤离赢得了宝贵时间。可以说,恐怖分子精心策划的行动被徐薇同志遏制,才没有造成人民群众生命和财产的重大损失。」

  「为了挽救无辜的人质,徐薇同志迎着危难而上,挺身而出,两次落入歹徒手里。毫无人性的歹徒对徐薇同志恨之入骨,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殴打。徐薇同志深受重伤,依然毫不屈服,与歹徒勇敢的斗争,最终,为我们的特警赢得了宝贵的战机,将歹徒全部歼灭。」

  一位戴眼镜的女记者站起来提问:「请问闻副市长,从电视上我们看到,徐市长遭到了极其残酷的殴打,我们广大市民都非常担心,你能为我们讲讲现在徐市长的情况怎样?」

  闻副市长缓缓道:「徐薇同志受到了严重的摧残,伤势严重,我们的医护人员正在进行全力救治,请广大市民放心,目前徐薇同志没有生命危险。具体的情况请医院的张院长给大家介绍。」

  张院长一身白大褂,戴一副金丝眼镜,看看面前焦急的记者们,说道:「医护人员在现场为徐市长简单的包扎处理,送到医院,我们立即组织最精锐的医生和护士为徐市长进行了救治。」

  「目前情况看来,徐市长遭受了极为严重的外部打击,头部三条伤口,全身二十几处软组织重度挫伤,最为严重的是阴部,肛门和乳房。徐市长的阴部遭到歹徒用坚硬皮靴连续踢打,外阴部被打烂,内部耻骨三处骨折,由于尿道括约肌损坏严重,现在徐市长小便无法控制。」

  「我在这里透露一个情况。」张院长扶扶眼镜,继续道:「在护士插入导尿管的时候,由于外阴损坏严重,几次都不能找到正确的位置。徐市长强忍着剧痛,还鼓励我们的护士,让她不要急,慢慢来。」

  「大家都看到了,徐市长的乳头被歹徒残忍的拔掉,还惨无人道的奸淫了徐市长的双乳,并用烧红的烟头灼烧徐市长乳房内部组织,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伤。」一个男记者语气急促的提问:「那徐市长的乳房还能恢复吗?那是我们月海人的骄傲啊。」

  旁边一个年长的男记者插话道:「乳头都没有了,难哪!」长长的叹口气。

  悲伤的气氛似乎传染了周围的人们,「可惜呀,以后再也看不到美丽的徐市长身穿紧身衬衣,雄伟的胸前那两粒凸激若隐若现的动人美景了。」张院长压压手,「大家不必难过,我有一个好消息跟大家分享一下,徐市长的乳头找到了!」

  「真的!?太好了!」

  「可是,那还能用吗?我们都看到歹徒把徐市长的乳头扔到地上,还用皮靴踩上去。」

  张院长提高声音道:「初始我们也担心徐市长的乳头离开身体太久,又遭到踩踏,还有没有使用价值。当我们把徐市长的乳头放入营养液中进行清洗,竟发现它们奇迹般的恢复了活力,重新变得娇艳欲滴。现在我们已经联系了最优秀的医生,我们保证把乳头重新接回到徐市长的乳房上,恢复她们的美丽。」卓慧盯着电视,突然大声欢呼起来,「耶!嫂子的奶头找回来了。」我和王动对视一下,笑笑。

  一个气度不凡的白大褂医生进来,后面跟着几个年轻的护士姑娘。

  「徐市长,我是李逸峰,你的主治医生。」

  「哦,你好,李医生,辛苦你了,专门从省城赶来。」我努力坐起来,欠欠身。

  「李医生,我嫂子的奶头掉了,能治好吗?」小姑娘就担心这个。

  「哦是这样,一位姓李的老人从电视里得知徐市长的奶头被歹徒扯掉,在行动结束后,锲而不舍的寻找,最后真的被他把两个乳头都找回来了。」李逸峰医生解释道。

  「可是,那还能用吗?看见被歹徒踩坏了。」王欢疑问道。

  「确实遭到了严重的损坏,刚找到的时候是被踩瘪了,裹满了尘土。但是,我们把它们放到营养液里面,竟然奇迹般地慢慢恢复起来,生命力非常顽强。」「太好了,嫂子,你又有奶头了!」突然,卓慧又想到一个问题,「重新装回去的奶头,还有没有以前的敏感。」

  「嗯,这是个问题。」李医生推推眼镜,「手术就是要把所有的神经,血管和肌肉纤维重新连接起来,非常精细。所以,要使用麻药的话,局部神经会受到损伤,可能会影响将来的表面敏感度。」

  我头皮一紧,「不打麻药啊?」

  卓慧没心没肺道,「不就是不用麻药嘛,我嫂子不怕,她可是铁骨铮铮的女英雄。」

  我还抱着一丝希望,「少打一点行不行?」

  李医生摇摇头,「哪怕微小的剂量,都会对毛细神经单元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。」

  /14

  「只要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,我嫂子不怕疼。」感情不是缝你的乳头,我腹诽道。

  「准备一下,我们尽快安排手术。」

  「好吧。」我无奈道。

  我被护士搀扶着,抬到手术台上。这是什么手术台呀,简直是个刑架。

  李医生解释道:「由于手术中不使用麻药,为了病人在过程中不会乱动,影响手术的进行,所以要采用严密的措施。」

  严密的措施就是用一大堆皮带,把我严严实实的绑在手术台上,从头到手脚,一动不能动。

  我紧张的看着明晃晃的手术钳靠近胸部,慢慢伸进血淋淋的破洞里。

  「必须先把徐市长的乳房清理干净,里面有太多的残留精液,还有被烟头烧焦的组织,要清理出来。」

  「嫂子,疼吗?」

  我笑得比哭还难看,「不疼!」

  随即……

  啊!

  妈呀!

  太尼玛疼了!

  医院走廊里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喊声。

  *********

  六个小时后,手术完成,胸前包扎着两个白白的大雪山。

  我瘫软在床上,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,被汗水打的湿透。

  卓慧不满的嘟囔道:「很丢人内,嫂子,叫得像杀猪一样,还爆粗口。」我弱弱道:「可是真得太疼了。」

  「哼,我看你就是老公在跟前,变得娇气了。」卓慧不客气地指出来。

  王动爱怜的抚摸我的头发,「疼了就叫吧,又不是在敌人手里受刑,不要硬撑着。」

  绑带都揭开了,我虚弱的躺在床上,拉着王动的手,不想放开。

  「嫂子你看,」卓慧在窗边惊奇的叫道。「好多人点了蜡烛再给你祁福呢!」「啊,让我看看。」王动把我拦腰抱起来到窗前,卓慧在身后为我提着尿袋。

  夜色下,数百人用蜡烛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型,烛光映照着人们的脸庞,不少人双手捧在胸前,闭着眼睛,小声吟诵着。

  谢谢你们,我胸中涌起暖流,为了你们,我会尽快好起来的!

  *********

  在病床上已经三天了,我百无聊赖。

  「好痒啊,亲亲老公,帮我揉揉嘛。」我娇声哀求着。

  「不行,小薇。」王动拒绝道,「正在长伤口,千万不能碰。」「实在痒受不了了,帮我轻轻揉一下麻,就一下。」我不死心的乞求着,沙布包裹下的乳房从内到外像有千百只小虫在爬行撕咬般,痒得我心脏都要跳出来了。

  一旁卓慧插话道:「嫂子,你这么怕痒,下次坏人抓住你,就给你挠痒痒。」「要是那样的话,我就立刻招供,说卓慧就是我的同伙,让他们去抓你。」我咬牙道。

  卓慧咯咯笑道:「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嫂子,居然是个女叛徒,还要出卖小姑子。」

  「谁让我的小姑子那么不靠谱!」跟卓慧斗了一会儿嘴,感觉好像没那么痒了。

  正说间,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王欢过去开了门,杨树和秦娜出现在门口。

  「徐市长,我们来看看你,好些了吗?」

  「谢谢你们,已经好多了。」我招呼他们坐下。

  「咦,徐市长,你怎么被绑起来了?」秦娜看我双手绑在床头,不禁问道。

  王动替我做了回答,「徐薇的伤口正在生长,会特别的痒,医生怕她不小心碰着伤口,影响了恢复的效果,所以,这几天要把她的双手固定住。」我笑笑:「没事的,恢复得很好,过几天我就可以出院了。」「谁说过几天可以出院啊?」李逸风医生的声音在门口传来,「徐市长,你的伤势至少要在医院里观察修养一个月。」

  我转向李医生,「李大夫,我恢复得很快,应该不要那么久吧。」市里还有太多的工作,怎么可以等一个月,拖不起啊。

  李医生看看我,「那好,我先帮你检查一下。」我躺在妇科检查床上,小护士帮着双腿在架子上,呈M型打开。

  李逸风医生带上消毒橡胶手套,翻开我的阴部,仔细的查看。

  那里已经好了很多,不像刚开始的时候,轻轻的碰触都疼得我冷汗直冒。现在已经没那么疼了,只是以这样的姿势,被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医生专注的检查最为隐秘的部位,还用手指分开外阴,触摸阴道壁的敏感地带,实在是难为情啊。

  我轻轻摇着嘴唇,压抑着身体里升起的异样感觉。这么多人看着,要是被发现,多丢人哪。

  无意间,我似乎看见李医生专注的眼神里有一丝古怪的笑意,难道他是故意的,为什么这么久?

  我轻咳一声,提醒他。

  「徐市长,果然恢复得很好,远远超过了我的预计。你的尿道口已经长好了,可以去掉尿袋了。」说完,手法轻柔的拔出了导尿管。

  呼,我常常出一口气,顿时轻松多了。

  看来是我多心了,歉然道:「谢谢你,李医生。」李医生含笑点点头:「嗯。让我看看你的乳房恢复得怎样。」轻轻的揭下乳房表面的纱布,仔细打量着缝合的乳头。

  我有些紧张,「怎么样?」

  他沉吟片刻,「奇怪,怎么可能这么快?」抬起头,看看我道:「缝合创面已经基本消失,乳头组织细胞的活性正在增加,这样下去,再多一个星期,就应该可以痊愈了。」

  「耶!」卓慧兴奋的叫起来,「我嫂子是打不垮的女英雄!」听到这样的消息,我也抑制不住的高兴,「谢谢你了李医生。」送走了李医生,我转身问杨树,「最近市里有什么情况?」杨树把近期的一些工作做了汇报。

  听完,我点点头,「杨树,那些资料,你帮我拿过来,我在这里有很多时间,正好可以看一下。」有些文件需要我的批示,不能耽误了。

  杨树看看我和王动,王动点点头。

  「那好吧,徐市长,那我明天早上给你送来。」杨树应承道。

  「对了,徐市长。」秦娜接口道:「等你出了院,我们台里想对你做个专访。」「不必了吧。」我推辞道,好多重要的工作,这种露脸宣传的事就排不上日程了。

  秦娜还要说话,杨树抢过来道:「这事等徐市长出院以后在商议。」*********

  又在病房里待了三天,我把王动王欢和卓慧都打发了回去,他们有自己的工作,不能一直陪着我。再说,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下地行走完全没有问题。

  我正在床上翻阅杨树送来的文件,敲门声响起。

  「请进。」我应道,「李大夫啊,请进来。」

  「徐市长好。」李大夫走到我床前,「检查一下。」我顺从的摆好姿势。李逸风大夫虽然年纪轻,医术却着实高明,我身上那么多创伤,基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尤其是失而复得的两粒乳头,被完美的缝合,完全看不出当初凄惨的模样。

  检查完阴部,又仔细的察看了乳房,李大夫露出思索的神情。

  我有些紧张,问道:「怎么样?我可以出院了吗?」李医生看看我,摇摇头道:「虽然我无法解释为何受了严重损伤,却能够恢复得这么快,这么完美,这有些超过了我的知识。但是徐市长,你确实已经好了。」「那是我有幸遇到你这样的好医生!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!」在医院住了六天,实在是太憋闷了。我的体质比普通人强悍的多,可这也无法向他明说,谁会相信呢,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普通人若是遭到这样的虐打,性命难保,那可能才不到一个星期,就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  「别急,徐市长,虽然你的外伤是好了,但有一件事不能确定,还需要再做一个检查。」

  「哦,那就请你尽快安排检查吧。」我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了,只是医院往往非常谨慎。

  「好的,只是,」李医生欲言又止,神色有些古怪。

  「有什么问题吗?」我不解问道。

  「你受伤最重的两个部位正是女性的性器官,外表的损伤现在看来已经好了,但作为性器官的重要功能,也就是敏感度还有待检测。」我脸色微微一红,随即想到,这是与医生探讨伤情,有什么好害羞的。

  「那么好吧,李医生,需要怎么做,我会配合的。」李逸风医生微笑道:「徐市长,你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放松身体,顺其自然就可以了。」

  *********

  一个小时后,我平躺在病床上,全身赤裸,手脚都被皮带固定。

  头也被夹得不能转动,只能看见天花板,一会儿李逸风医生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

  「徐市长,感觉怎么样?」

  「乳头和下体都有轻微的麻痒。」两片震动乳贴固定在乳头上,震动棒插进下体,嗡嗡作响。

  李逸风点点头,「现在是第一挡,如果你觉得还可以的话,我要调升到第二挡了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胸前两点和下体传来的震动明显加强,「嗯,嗯,」我轻声呻吟起来。

  「有什么感觉,徐市长?」

  「更加麻痒了,还有酥酥的感觉。」

  「我正在检测你的性激素分泌情况,血液里性激素浓度上升的很快,你的大脑正在体验一波一波的快感。」

  「是的,很舒服。李医生,可不可以再强烈一点?」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提出这个要求。

  李医生笑笑,马上满足了我。

  「啊,嗯,」被固定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扭动,想要挣脱皮带的束缚。

  「放松,徐市长,放松。静静的享受吧,如果性高潮来临,不要抗拒,顺其自然。」

  我闭着眼睛,享受这一浪又一浪快感的冲击。

  「徐市长,你慢慢享受,我已经设好了程序,震动强度会在一到五挡间循环,每达到一次性高潮,就会降到一档运行,直到你的性激素水平再次提高。我先出去了,过一会儿再回来看你。」

  他的话我听得似清非清,不知道他已离开。

  病房里很安静,只有我被固定在床上,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,两腿间的床单上湿了一大片。

  昏昏沉沉中,似乎有人在叫我,「徐市长,徐市长,我来看你了。」「唔唔。」我无意识的回应着。

  后来又安静下来,直到王动带着王欢和卓慧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「老婆,我们回家。」说着解开了固定我的皮带。

  我兴奋得搂着他的脖子,使劲亲了几口,「终于能回家了,太好了。」一路到家,王动抱着我上楼。

  「放我下来,我能走!」我咬着他的耳朵吹气,两条胳膊吊着他的脖子,根本没有要下来的意思,这个时候不享受,什么时候才有这待遇。

  进了屋,王动把我放在沙发上,卓慧殷勤地端来水杯,王欢去削水果。

  「欢迎女英雄回家!」

  嗯,我笑咪咪享受着。

  王动王欢把我夹在中间,怪手开始不老实,直接按在我胸脯上。

  「干嘛?」我咬着水果,媚眼含笑道。

  「检查下我们的宝贝!」衣服被撩起来,露出圆滚巨硕的雪白双乳,两人仔细翻看,手指不停戳戳点点,弄得我又痒又麻,咯咯娇笑不止。

  「奇迹啊,一点伤痕都没有!好像比从前还要娇艳!」王动拨弄一会儿乳头,低头将它含进嘴里,轻柔吸吮。

  一道道麻酥酥的电流从胸尖扩散,我手臂绕过王欢脖子,把他的头抱向胸口,他会意地含住另一粒乳头,舌尖轻轻打转挑拨。

  嗯……嗯……怀里抱着两个毛茸茸的脑袋,胸前敏感两点的酥麻一波波涌进大脑。

  卓慧伏下身子,我立刻默契地打开双腿,让她的脑袋凑进两腿中间。

  一条温热灵巧的香舌在花溪外径上下舔舐,慢慢地挑开闭合的阴唇,一点点向花径深处探索。

  嗯……呐……我挺起胯部,希望那条灵巧的香舌更深一些。

  外阴充血勃起了吧,被温润的嘴唇含住轻轻吸吮。

  啊……啊……强烈的快感猛烈轰击脑海,我仰着头,无意识地呻吟着。

  最娇嫩的一处被不断触碰,我身子猛地蜷缩,「啊……慧……不要……那里……啊……停……不要……停……啊……」

  调皮的舌尖钻探尿道门口,试图往里探进。

  「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一股热流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,卓慧躲闪不及,被淋了一脸。

  「哎呀,嫂子你坏!尿人家脸上!」

  「哈哈,小慧,你把嫂子玩尿崩了!」我满脸通红,王欢扯了一条纸巾帮我擦拭清理干净,然后一脸坏笑看着我,「嫂子,进来了?」我低声嗯了一声,立刻一条炙热粗大的肉帮插进身体。

  嗯……呐……我舒爽地呻吟,手臂紧紧抱住他厚实的背部,一手拉过王动,把他的阳具吞进嘴里,舌头搅动,立刻浸满了津液,沽滋沽滋直插咽喉深处。

  卓慧从后面抱着我两只硕乳揉搓,手指不时捉住勃起发硬的乳头玩弄。

  强烈的快感冲击我的意识,我仰着头,含混不清地浪叫着,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嗷……白眼一翻,身子剧烈抽搐。

  从沙发转战到床上,又到浴室,再回到床上,四人赤身裸体,大汗淋漓,酣畅无比。

  *********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带孩子的日本女人 下一篇:被群交的妻子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